113 不退不让
        晨曦微露,远处的朝阳缓缓升起,那一片荼蘼的绯色笼罩着凌氏大厦,这栋傲然挺立的建筑物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超级科技强国全文阅读。舒豦穬剧

        最顶层的办公室中,亮着灯。

        宽大的办公桌前,童念坐在黑色的转椅中,她面前摊开的文件与资料,铺满桌面。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彻夜开启,她双手不停的敲打着键盘,修修改改不停。时而蹙起眉头沉思,时而埋首进文件堆里去翻找资料。

        在她斜对面的桌子前,牧惟晗也是整夜加班,衬衫的袖口解开,往上挽起,露出结实的小臂。他俊逸的脸庞低垂,下颚紧绷的线条冷硬。

        四周一片静谧,偶尔响起噼啪的键盘声清晰。牧惟晗抬起头,伸手揉着酸疼的太阳穴,他挑眉看向童念,见她咬着唇,盯着电脑屏幕皱眉,眼底不经意的滑过一抹柔色,起身朝着她走过去。

        “怎么了?”牧惟晗微微弯下腰,眼睛盯着她屏幕的企划案,大致扫了几处,并没有发觉问题:“哪里不对劲吗?”

        童念叹了口气,纤细的手指点着企划案中的预算数字,蹙眉道:“这项开支,还能再压缩吗?”

        “不能了。”牧惟晗看了看那项数字,很肯定的摇摇头。

        顺手抓起桌上的一支铅笔,童念随手将长发盘起来,把黑色的铅笔插进头发里,眯了眯眼睛,道:“虽然和华东的案子,是沈凌两家合作,但是沈沛敖一定会想办法争取到主动权。如果我们的预算这么高,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压低他们自己的预算,那我们肯定被动!”

        “这个预算是在正常范围值,就算是沈氏资金雄厚,他也不可能做赔本的买卖!”牧惟晗冷静的给出意见,对于这份企划案,他也是深思熟虑过的。

        牧惟晗双手撑在桌沿,低垂的视线恰好落在童念的肩头,她用铅笔将长发盘起来,露出的白皙脖颈散发着珍珠色的光泽。

        她侧颈的肌肤细嫩下,隐约跳动的淡青色血管明显,那阵阵清雅的茉莉花香通过她跳动的脉搏散发出来,弥散在空气中。

        牧惟晗怔怔出神,深邃的双眸盯着她看,一时间难以移开目光。

        “惟晗,”童念轻轻喊了他一句,并没有抬头,眼睛依旧盯着电脑屏幕,抿着唇琢磨道:“我们还要再做一份企划案,必须要把预算降下来!”

        她等了半天也没听到牧惟晗回答,不禁仰头看去,却见他失神望向自己。

        童念诧异,皱眉又喊了他一声:“惟晗?”

        抬手抵着唇,牧惟晗尴尬的咳嗽两声,急忙收回视线,气息不稳道:“好,那我试试看。”

        似乎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童念笑着点点头,眼角闪过一抹精光:“这次的案子,凌氏一定不能被沈氏压着,华东的周董是后天到吗?”

        “是。”牧惟晗收敛起心底的起伏波动,沉声道:“我让人去查过,周董预定的酒店是在后天。”

        顿了下,他好看的剑眉蹙起,心里有些担忧:“明天的机票我都订好了,只是不知道事情能不能顺利。”他别有深意的说完,情不自禁扫了眼童念的神色。

        他所谓的担忧,除去沈氏的沈沛敖以外,自然还有凌靳扬。童念心里明白,但又不想多说什么。

        熬了一晚上,童念感觉有些累,她收拾东西站起来,要回家去休息,顺便准备明天去见周董的事情。

        开车从凌氏回到澜苑,童念将车开进庭院。她熄火后下车,神色稍显疲惫的往客厅走进去。

        “小姐。”

        佣人见到她回来,停下手里的动作,恭敬道:“有位沈先生说是您的朋友,在客厅等了很久。”

        “沈先生?”童念蹙起眉,转头往客厅看过去,见到怡然坐在沙发里的人影,俏脸立刻闪过一抹异色。

        沈沛敖来这里做什么?

        平缓下脸色,童念神情平静的走过去,沉着脸问他:“沈总,你怎么来了?”

        放下手里的茶杯,沈沛敖挑眉看向她,俊脸噙着的笑容温柔:“你家风景真好,这块地位置也很好。”

        弯腰坐在他的对面,童念低低笑起来,她含笑看着对面的男人,道:“你一大早来,就是为了来看风景的吗?还是沈氏的总裁兼职有看风水的爱好?”

        “啧啧……”沈沛敖抿着唇摇摇头,眼底依旧带着笑意:“伶牙俐齿的漂亮女人,最有吸引力!”

        对于他的调侃,童念并未放在心上,她菱唇紧抿,秀眉间滑过一抹厉色:“请说吧,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掏出一张飞机票,沈沛敖笑着推到她的面前,俊逸的脸庞微微垂着,神情幽暗官家

        童念心头涌起一丝疑惑,她拿起机票看了眼,随后目光满是惊讶:“什么意思?”

        “周董后天到,我们今晚就要先过去准备。”沈沛敖目光如炬,嘴角的笑容凌冽:“这个先机,绝对不能被任何人抢去,现在沈凌两家合作,如果我一个人去,是不是太不讲道义?”

        童念看着他含笑的嘴脸,心底滑过一丝轻蔑。道义吗?她可不相信沈沛敖会讲什么道义,恐怕他来找自己一起去,就是怕她先一步去抢了先机吧?!

        沈沛敖见到她眼底的神情动了动,俊脸扬起一抹笑:“下午我来接你,我们一起去机场?”

        “好。”童念脸色如常的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须臾,她将沈沛敖送出澜苑后,又给牧惟晗去了电话,告诉他事情有了变化。

        傍晚时分,童念出了飞机场,顿觉一股海风扑面。她深吸一口气,清新的空气让她嘴角忍不住泛起笑意。

        早有等候的司机在机场外面,此时看到沈沛敖和她出来,忙的迎上去。

        将行李箱放到后备箱,司机发动引擎,将黑色的轿车从机场开走,往酒店而去。

        不多时候,司机将车开到酒店门外,沈沛敖打开车门,依旧绅士风度十足的打开车门,静等着车里的人下车。

        海边的一家七星级酒店,气派奢华。旋转玻璃门通透明亮,童念站在富丽堂皇的前厅,只感觉从头顶照射下来的水晶吊灯光芒晃眼。

        沈沛敖带着她来到前台,自有早就等候的助理殷勤的忙碌,童念只把身份证交给他们,等着办好入住手续后,助理将证件还给她,她重新放回皮包里。

        酒店的服务生推着行李车,将他们两人请到专属电梯里,直接上到酒店的最顶层。最顶层只有五个总统套房,为了顶级客人的私密性,这整层楼几乎是封闭的,与下面的楼层隔绝开。

        童念扫了眼这层楼,立刻皱起眉:“怎么来这层?”根据牧惟晗得到的消息,周董预定的房间就在这层。

        从口袋里拿出四张房卡,沈沛敖内敛的双眸闪了闪,笑道:“女士优先,你先选。”

        看到他手里的那些房卡,童念先是一愣,而后明白过来。原来除去周董预定的那一间,其余几间都被沈氏包揽下来,难怪她想要预订被告知没有空房!

        这种事先截断敌手优先权的手段,对她来说并不算陌生。

        童念敛下眉,俏脸幽幽闪过什么,她盯着沈沛敖手里的房卡,笑道:“我要临海的。”

        转头问了句服务生,沈沛敖挑出一张房卡递给她,“你先去整理下,半个小时后我们楼下见,一起去吃晚饭。”

        “嗯。”接过房卡后,童念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回到属于她的房间。

        推开落地阳台的玻璃门,入目的风景极好。远处蔚蓝的海水清澈,童念站在围栏前,双手搭在白色的栏杆上,一眼看去,白沙碧海,那绚丽的风景迷人。

        童念乌黑的翦瞳闪了闪,心底的烦躁因为这美丽的风景荡然无存。身处在这样如诗如画的地方,纵然有再多的烦恼,也绝对能够让人抛诸脑后!

        抬起腕表看了眼,童念转身回到卧室,她将行李箱打开,挑出一条白色的长裙换上,将松散的长发盘起来,露出纤细的脖颈。

        她算计着时间,并没有多加耽搁,在房间稍作收拾后,便坐电梯下楼,赶着去和沈沛敖吃饭。

        从顶层的专属电梯下来,明亮的电梯大门“叮”的一声打开,童念挑眉看过去,只见对面的不远处,站着两道男人的身影,那其中一抹熟悉的背影,并没有让她很惊讶。

        早在看到将楼上所有的房间都预订下来后,童念就知道这是凌靳扬常用的手段,她迈步走出电梯,神情如常。

        “念念!”望着走出来的人,沈沛敖轻轻笑起来,眼角滑过她身上的白色长裙,他嘴角的笑意更深。

        听到沈沛敖的喊声,凌靳扬眼底一沉,他蹙眉转过身后,脸色立刻难看下来。

        童念大方得体的走过来,乌黑的翦瞳扫过他们两人,勾唇道:“去餐厅谈吧,我饿了。”

        沈沛敖拍拍身边男人的肩膀,“靳扬,你也一起来,我们边吃边谈。”

        “好。”凌靳扬俊脸冷峻,他内敛的双眸射向童念,却见她漠然的转过身,径自往餐厅走去。

        因为事先有预订,靠近窗边的座位,视野极好。虽然天色暗沉下来,不过因为距离海边近,童念只要一转头,就能看到浮动的海水。

        “想吃什么?”沈沛敖拿起菜单,盯着身边的人问,语气温柔。

        这家餐厅的菜单做的极为精致,搭配上艳丽的图片,童念一时间拿不定主意,眼睛转来转去,觉得看到什么都想要尝尝。

        凌靳扬对于吃的东西比较专一,无论到什么地方,他都保持不变的口味:“牛排。”

        服务生不停的殷勤介绍,反而把童念弄的更乱。

        沈沛敖探过身子,俊脸往她身边靠过去,深邃的双眸涌起笑意:“怎么,还没选好?”

        抬手轻抚着下颚,童念将视线定格在某一处,终于下定决心:“我要蜜汁三文鱼。”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凌靳扬却已经昂起头,那双锐利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你不是不喜欢吃鱼吗?”

        反手将菜单合上,童念端起桌上的纯净水喝了一口,嘴角溢出的笑意平静:“以前是不喜欢,可人总要尝试新的口味才行。也许尝过了,就喜欢呢!”

        凌靳扬神情一僵,剑眉不自觉的皱起来。

        “就要这些吧。”沈沛敖将菜单递给服务生,含笑望了他们两人一眼,别有深意的笑了笑。

        “是。”服务生记好他们的餐点,转身离开。

        趁着上菜前的间隙,凌靳扬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企划案,面无表情的看向童念,声音带着惯有的冷硬:“凌氏的这份企划案,预算太高,必须做出修改!”

        似乎早就预料到他这么说,童念神情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波动。她将他推来的企划案重又推回到他的面前,语气沉下去:“凌总,如今沈氏和凌氏是合作关系,收起你的‘必须’!有什么事情,你应该用‘可以吗’或者‘能不能’?!”

        顿了下,她挑眉盯着凌靳扬的眼睛,在他波涛汹涌的眼神中,凌冽的开口:“这份企划案的预算在正常范围内,我不觉得有什么修改的必要!你代表的是沈氏,我代表的是凌氏,我也同样有义务让凌氏的利益实现最大化!不是吗?!”

        从来没有听过她如此犀利的言语,尤其是此刻她全身散发出来的锋芒,更是让人不容小觑。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紧了紧,凌靳扬紧绷的俊脸彻底黑沉下来,他鹰隼般的目光眯了眯,望向她的眼神逐渐阴霾。

[键:←]|112 抉择|章节目录列表|没有了|[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