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3 岁月是朵双生花(3)求月票
        心咯噔一声,就像是瞬间坠落在地,敛下眼底的那一抹异样,季夏抬眸冷冷地看他一眼,“这都跟你没关系,我想要什么也无需你来操心调教渣夫全文阅读。舒豦穬剧”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站在阳光下,接受着他如鹰一般锐利的目光,他笑,只是笑容却冷得让她浑身颤抖。

        “是么?那我说我一定要管呢?”倏尔,他凑到她的眼前,那一张冷峻的容颜越发的放大,季夏下意识地往后退,整个人紧紧地贴在座椅上。

        她害怕他,自始至终,她对他的感觉都是那样复杂,那一双冷冽的眼眸映入她的眼底深处,她强迫自己迎上他的目光,微扬起倔强的小脸。季夏说:“秦书记,你放过我……”

        她的话还未说完,却看到他的眉心紧紧地蹙了起来,紧接着便听到他的低吼,“下去!我不想看到你。”

        季夏微微一愣,在心里冷哼一声,这人还真是喜怒无常,变脸比翻书还快,他不想让她在这里,难道她就想待在这里么?季夏冷笑道:“下去就下去。”

        说着,打开车门下了车,她并没有看到车里的男子一只手紧紧地捂着胃部,冷峻的脸庞掠过一抹痛楚。

        “秦书记,是不是您的胃病又犯了?”小李问道,连忙将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

        秦言希接过那一瓶水,又掏出止痛药来,吃了几粒之后,靠着座椅闭目休息了好一会儿,这才舒缓过来。倏地睁开眼睛,凌厉的目光望着车窗外,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正站在傍晚的夕阳下,似是在想些什么,神色有些庄重却又莫名的感觉悲哀,她没有回头,一直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秦书记,需要我把她追回来吗?”小李问道。

        “不用了,送我回去吧!”秦言希淡淡地说道,语气里说不出的疲倦。

        季夏没有回头看一眼,一直朝着前面走去,莫名的有些愤怒,他说的每一句话就像是锋利的匕首,狠狠地刺伤她。曾经,她一直都以为自己足够的坚强,绝对不会再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可是现在那一颗心早已经血肉模糊,他的几句话就能将她从天堂打落在地狱。

        坐在车里,目光一直望着不远处高大的木棉,枝头艳红的花朵早已经凋零,剩下的只是一片片绿叶。初夏的傍晚已经依旧没有褪尽白天时候的那一份燥热,车厢里的冷空气打到最低,甚至感觉到有一丝的寒冷,却依旧坐在那里麻木自己。

        那一年的冬天,是他找到她,然后将高烧不下的她送到医院,他在她的身边守了整整三天三夜三国之云动乾坤最新章节

        “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昏迷不醒了,医生说如果再晚送过来半个小时,你就会被烧成傻子。”他的脸色有些难看,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

        “那我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你?”她一脸的讥诮。

        他笑得有些无奈,却依旧那样的宠她,“小家伙,我好歹救了你一命,那不如以身相许吧!”

        “秦主任,还是叫你秦秘书?你这是想妻妾全占想尽齐人之福么?”她毫不客气地嘲讽他。

        “小家伙,你,是不是已经爱上我了?”他那样的笃定,唇畔的那一抹笑容就像是深夏的晚霞一样缓缓地晕染开。

        ……

        熟悉的手机铃声将她的思绪从往事里拉了回来,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按下接听键,手机那端立刻传来林思妍戏谑的声音,“小夏,你是不是又约会去了?我可是记得我的偶像现在不在C市哦!”

        季夏无奈地撇撇嘴,“想说吃什么?我给你带回去。”

        “那个,还是不用了,你过来给个解个围就好。”林思妍是躲在酒店的洗手间打电话,脸上的神色既好笑又无奈。

        “你在哪里?该不会是你爷爷又给你介绍男朋友了吧?”季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林爷爷看着思妍依旧单身,生怕她还沉浸在林扬给她带来的痛苦中,所以隔三差五的都会让她去相亲,介绍的男朋友从无一不是高富帅,可是她愣是一个都看不上,就连她都觉得思妍深受林扬的荼毒。

        “我在环岛餐厅,你快些过来,要不然会尴尬死的。”林思妍急促地说道。

        “好,二十分钟,你等着我,对了,你要帮我解决晚餐的问题。”

        “成交。”

        季夏怎么也没有想到,跟林思妍相亲的那个人竟然会是风子熙,当她一眼就看到风子熙和林思妍坐在那里沉默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想要离开,却已经被眼尖的林思妍看到了。

        “小夏,你跑什么啊?”不容分说地将她拉到卡座上,季夏扯了扯嘴角,朝着风子熙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自诩风流倜傥的风少竟然还会沦落到相亲的地步。13717993

        林思妍刚要介绍的时候,风子熙已经开口,笑眯眯地说道:“林小姐,不用介绍了,我认识她,很早以前就认识了,你如果想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可以问她,她是最清楚的。”

        呃……季夏怎么都觉得他的笑容不怀好意,有一丝的奸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他们是很早就认识了,可是并不是很熟悉,她对风子熙的认识仅限于花心,谁让她第一次撞见他的时候就是找个女人出去泻火。

        “小夏,你们真是之前就认识了?”林思妍微微一笑,问她。

        “那个,我饿了,想吃饭,这个问题以后再谈。”季夏在心里哀嚎,思妍该不会是看上这个男人了吧?忘记在是谁说过这样一句话,年少时的心都是躁动的,当时光流逝,那些躁动渐渐地沉淀下来,也许会脱胎换骨。

        季夏有些担心他们若真是在一起的话,风子熙能不能守着他自己的心,毕竟他曾经的事迹让她瞠目结舌。

        “我正好也有些饿了,不如先吃饭吧!”风子熙勾唇一笑,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季夏,又将侍应生叫了过来,“小夏,傻丫头,你想吃什么,自己点。”

        如果地面立刻裂出一条缝来,季夏恨不得立刻就钻进去,他到底想干什么?傻丫头,亏他在别的女孩子面前这样称呼她。季夏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却看到他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一样。

        一旁的林思妍也呆滞了一下,看了一眼风子熙,又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小夏,回去之后跟我好好解释一番。这可是她相了无数次亲之后,第一次看上眼的男人。

        季夏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笑着说道:“跟她来一样的就行。”

        “小姐稍等。”

        “那个,我是不是打搅你们两个了?要是不方便的话,我去别的桌吃,也是一样的。”季夏一脸的尴尬,只觉得有两双眼睛一直紧紧地盯着她。

        “不会,不会。”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回道。

        “呵呵……你们,还真是……”季夏微笑。VyFX。

        “巧合,只是巧合。”这话刚落,季夏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郁起来,“你们不用解释了,我都明白,民以食为天,还是先吃放吧!”

        离开环岛餐厅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风子熙提出一起去看电影,林思妍立刻答应了下来,季夏原本想要拒绝,却被林思妍死死地拽着,用足以杀死人的眼光威胁她,小夏,不许走,你得陪着我。林思妍对季夏是一百个放心,人家都是有男朋友的人了,那可是万众瞩目的迈克。

        “一起去吧!”风子熙微微一笑。

        季夏怎么都觉得他的笑容有些不怀好意,可是又禁不住林思妍哀怨的眼神,只好答应了下来。如果早知道会在电影院门口遇上秦言希的话,就算是打死她,她也不会去的,这分明就是风子熙早就安排好的,季夏回头冷不丁地瞪他一眼。

        一旁的林思妍也有些惊讶,不解地看了一眼风子熙,“思妍,你总不想留下来给他们当灯泡吧!”风子熙又朝着秦言希说一声,“我先跟思妍去买电影票,你们先聊着。”

        他们谁都不说话,在他们的身边却是噪杂的人群,好一会儿,秦言希才淡淡地说道:“很久没跟你一起看电影了。”

        季夏突然想起那一年的冬天,他陪着她看了《乱世佳人》,后来她又特意去学校的图书馆将《乱世佳人》的原著找了出来,翻看了好几遍,她被书中的人物深深地感动着,人性总是矛盾着的,每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不断地做出选择。唇角露出一抹淡漠的讥诮,她静静地望着他,“是啊!”

        很快,林思妍和风子熙拿着票走了过来,手里还捧着两桶爆米花,“小夏,这份给你。”

        林思妍又凑到她耳边,一脸说不出的春心荡漾,“这桃花来的时候,挡都挡不住啊!而且一个比一个艳丽。”

        衣没么站。从开场到最后结束,季夏一直沉默着,也没有注意到底在演些什么,只听到一旁的思妍吸着鼻子哽咽,“怎么就这么悲惨呢?为什么结局就不能美好一些……”

        “那个,风少,你别太自责了,思妍就是这样,每次看电影不是笑得抽筋就是哭得流泪,多看几次电影你就习惯了。”季夏一本正经地说道,很坦然地接受了思妍幽怨地目光。

        风子熙但笑不语,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流光溢彩般。

        “疯子,你先送林小姐回去吧!我跟季夏有些话要说。”秦言希淡淡地看了一眼他,语气不容置喙。

        “没问题。”风子熙勾唇一笑,对身边的林思妍说,“思妍,我们先走吧!小夏交给言希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你大可放心。”

        “嗯。”林思妍朝着季夏投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小夏,我先回去了,虽然美男在旁,但是你千万不能把我的偶像给忘记了,他对你可是一心一意的。

        季夏一脸的无奈,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低头,继续沉默。

        “跟我上车夜宠为妃全文阅读。”秦言希很自然地握住她的手,一股温热的气息透过她的掌心缓缓地流窜在她的身体里,想要挣开他的束缚,却又听到他说,“季夏,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还是你的心里一直介意我跟舒晴曾经订过婚?”

        “我……”她想要反驳他,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被她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夜风轻轻地撩起她的长发,几缕落在她的额前,遮住了远去的视线。季夏静静地注视着他的侧脸,五年的时间,他早已经褪尽了那一丝冲动,有的只是沉静和稳重,似乎在他的眼里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将她扔进副驾驶的位置,那一瞬间,几乎有些头晕目眩的。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她忍不住地吼道,忍耐心早已经达到了极限。

        秦言希缓缓地勾起唇角,将车门落了锁,他的那一双深邃的眼眸就像是黑夜里波涛汹涌的大海,又似暴风雨来临前的那一刻平静。沉默了很久,他才说:“小家伙,我想让你回到我身边,你会同意吗?”

        微微一怔,季夏的眼中掠过一抹愕然,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冷冷的讥诮,“秦书记,我们的之间的交易早已经在五年前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不管你是不是承认,事实就是如此。”

        他忽地一笑,那样的笑容就像是一条无孔不入的小蛇一瞬间钻进了她的心底深处。她的呼吸在那一刻突然静止,连忙移开自己的视线,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你介意那是因为你的心里还有我,难道我说的不对吗?”看着她微怒的模样,他的心里莫名的轻松起来,至少她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他,至于她的竹马,他会找他好好谈一次的。

        “秦少,你别自作多情了,我不是舒晴。”她冷冷地瞪他,他却欺身而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吻上了她的唇,那样的霸道,那样的疯狂,几乎要夺去她的呼吸。

        只觉得肺部的空气一点点的减少,想要换一口气却让他更加的得寸进尺,毫不犹豫地攻占着了她的城池,灵巧的舌尖在她的口腔里搅动着,混着彼此的津液。他的舌尖抵着她的柔软的口腔壁,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揽住她的纤细的腰身,吻越发的深沉起来,不依不饶地纠缠着她的双唇。

        初夏的季节穿的很单薄,单薄的T恤,休闲裤,脚上踩着高跟鞋,她完全是一副俏丽白领的装扮,而他是一套浅色系的休闲服,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似是融为了一体。

        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忘记了挣扎,忘记了反抗,那一股熟悉却又令人窒息的迷迭香的气息将她紧紧地包裹着,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她缓缓地回应着他的热情。他的灼热的唇瓣松开了她的菱唇,轻轻地啃咬着她的耳垂,一丝丝酥麻的感觉从耳朵里钻进去,激起心底深处一圈圈的涟漪。

        “你,你放开我!”突然觉得身上一凉,季夏立刻就警觉起来,他的掌心已经落在了她的胸前,季夏的脸色顿时一片绯红,就像是火烧一样。

        “我就是不放。”他勾唇一笑,修长的手指隔着单薄的T恤衫轻轻地摩挲着,瘦弱的娇 躯一阵阵的战栗,想要推开他,却怎么都用不上力气。

        “秦言希,你,你简直就是流氓。”季夏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紧紧地咬着下唇,生怕自己不小心发出异样的声音。

        他的健硕的身子紧紧地贴着她,季夏似是感觉到他的变化,心里更是着急,越是想要推开他,越是使不上力气,只得恨恨地瞪着他。她突然想起曾经他在床第间的温柔,脸色飞快地掠过一抹可疑的潮红,却依旧不偏不倚地落在他的眼底,只是却是另一番意思。

        “小家伙,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谁允许你想他了?”低沉却又冰冷的嗓音,一双幽深的眸子几乎要将她彻底的吞噬下去。

        话刚落,又霸道地吻上他的唇,甚至带着一丝嗜血的残忍,只觉得一阵疼痛传来,紧接着口腔里便弥漫着令人窒息的血腥味儿,他咬破了她的嘴角。她下意识地想要推开他,隔着单薄的衬衫感觉到他灼热的皮肤,猛地将手缩了回来,她突然放弃了挣扎,莫名地觉得有些倦意。

        她明显的感觉到他微微一滞,很快就松开了她的唇,那一双深邃的眸子似是压抑着难言的欲望和深情。

        “秦言希,放我走吧!我跟你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从来都知道。”

        “你休想。”他冷冷地说道,温热的指肚轻轻地抚上她的眉,她的眼,最后落在被他咬破的唇角,柔声问她,“疼吗?你可知道我比你更疼。”

        季夏紧紧地蹙起眉心,想要别过脸去,却被他牢牢地按住,“小家伙,我不介意你跟他发生过什么,只要你肯回到我身边。”

        “让我给你做情 妇吗?”她冷笑一声,她不想再让自己的自尊再一次被人践踏。

        “在你眼里我就如此不堪?”秦言希皱眉,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

        “难道不是吗?”季夏冷哼,扬起倔强的小脸,迎向他的冷冽的目光,“秦少,其实我应该谢谢你的,毕竟当初你帮助我,但是那是一笔交易,你得到你想要的,我也得到我想要的,谁都不欠谁的,如果硬要说欠的话,我不应该拿你父亲给我的三十万,但是事出有因,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这算是她给他的解释吗?唇角微微翘起,漾出一抹清浅的笑意,“你完全可以找我的。”

        “难道你真的想让我做你的情 妇吗?那时候你跟舒晴依旧订婚,三十万,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还清,所以我只能接受你父亲的好意。”低垂着眼眸,思绪又回到那一年,为了乐乐的医药费,她想过很多办法,可是每一个都被她推翻,除了接受那三十万,她不想再欠其他人的人情。

        秦言希沉默,她说的没错,一开始就是他的错,他不应该跟舒晴订婚,可是……他也是被逼无奈,当他手上的权力不能跟秦钟抗衡的时候,他只能选择妥协。

        秦言希松开了她,有些颓败地坐了回去,“对不起。”

        “不,你没有对不起我。”季夏摇头,自始至终他对她都已经情至义尽,他的好,这辈子她都忘不掉。

        “小家伙,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哭吗?”他问她,唇畔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季夏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秦言希一直将她送到楼下,目送着她走进昏暗的楼道里,却没有立刻离开,从烟盒里拿出一支香烟,点燃,璀璨的辉芒在黑夜里一闪一闪的,白色的烟雾缓缓地升起。他狠狠地抽了一口气,忍不住地咳嗽起来,一节灰白的烟灰无声无息地飘落在黑暗里。

        他抬头望着那一扇有灯光的窗子,眉眼里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很久很久都没有吸上一口,一节一节灰白的烟灰缓缓地落下地上。

        “小夏,你总算是回来了,我还以为他把你怎么样了。”林思妍窝在沙发里,笑吟吟望着从门外走进来的季夏。

        “能把我怎么样?”季夏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忽又想起什么,连忙问道,“思妍,你该不会是喜欢上风少了吧?”

        林思妍低头羞涩地笑了笑,歪着脑袋瞅她,“你觉得他怎么样?是我爷爷朋友的孙子,只是没想到你跟他竟然认识,而且还认识了很久的样子。”

        “啧啧,我怎么闻到一股子酸味儿。”季夏微微笑着说道,走到窗前,她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依旧站在黑夜里,手指间夹着一点辉芒,隔着很远,看不清他的神色,可是她却觉得那一刻的他是那样的悲伤。

        不经意地,他好像也抬起头来,季夏连忙放下了窗帘,挡住了那一束灼热的目光。

        “小夏,你还好意思说我,这都送上门了还不舍得离开,我说,你该不会是真的要抛弃我家迈克了吧!”不知什么时候,林思妍已经站在她的身后,眸中一抹促黠的笑意。

        作者有话要说:亲爱的们,今天更了一万二,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

[键:←]|章节目录 102 岁月是朵双生花(2)|章节目录列表|没有了|[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