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子孙坦言!
        247子孙坦言融魔最新章节

        “从明天开始我就不亲自来了,这段时间我教你的东西都记住了吗!”幽幽一脸淡然的使用绝顶轻功,犹如缩地成寸般朝着司徒府飘然而去。舒豦穬剧

        “是主人!”影一恭敬道。

        这段时间之所以幽幽亲自动手也是因为她找寻的灵药有很多是偏僻的药物,带着影一就是为了让他识别而已,毕竟小白教的一些灵草名称是宇宙统称和这个大陆上的叫法那是完全不同的。

        当然更多的是这个大陆上有很多都未被发现过,因此可以说是绝版的,要不是为了这个影一也不会浪费时间在采药上,毕竟现在的她可是大汉帝国第一家族的大小姐,想要什么东西,还不是张张嘴下面就能给她弄来的,可惜文化的差异是巨大的,这种差异足以让幽幽无奈的很!

        刚进司徒府的幽幽便被早已等候在大门外的管家拦了下来。

        “大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夫人病倒了!”管家一脸焦急,看见幽幽犹如看见救星一般。

        “怎么会,我早晨离开的时候母亲不是还好好的吗!”幽幽的脸色瞬间难看了下来,经过一个月的相处,这位对她无微不至的母亲,早已触动幽幽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可以说是幽幽在星辰大陆最亲的人,是她的逆鳞。

        “这个!”管家的眼神有些闪烁,幽幽就是一个人精,怎么会看不出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隐情。

        “母亲在白兰院吗!”幽幽的脸色很难看,早就知道母亲的身体已经被折磨多年的病痛给掏空了,这段时间之所以幽幽坚持亲自跑深山采药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想要尽快的配制出能治疗母亲的药剂,可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始采取行动,母亲这边却是病危了。

        幽幽知道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看见管家点头的幽幽,脚下轻点,瞬间消失在管家的眼前,影一也紧紧的跟了上去。

        管家看着犹如烟雾般消失的幽幽,眼睛瞳孔瞬间放大,对于幽幽着一身高深的轻功,豁然起敬,心中也暗暗的咋舌,这大小姐才学武多久啊,怎么就能,这般妖孽,自己这把老骨头是拍马也赶不上了。

        能作为第一家族司徒家族的管家岂能是平常之人,司徒府上下主子虽然不多,但内府外府的仆役和护卫却是不少,这管家就相当于半个主子了,主子不在时这府上大小事务都是他们处理的,这要是没点实力,谁会服他们呢!

        当然这管家也是分三六九等的,而这位一直站在府外等候的管家就是最低等的外事管家,即便只是一个小小的外事管家,但实力却是达到了武尊初级,虽然比不上那些精英暗卫,但比之一般的护卫却是只强不差的。

        一个最简单而又残酷的强者世界,即便是你的个人能力再强,如果实力不能服众,别人又怎么会服你,那这些管家又如何管理那些多多少少有些实力的仆役呢!

        此时的影一却是最直观的感觉到了自己主人的实力,在此之前,幽幽为了配合他的速度从来都没有施展全力,可现在心里着急的幽幽可没心思顾上她的那位小跟班了,而影一也完全明白了自己和主人的差距,司徒家族的影卫从来都是为了保护主人而生的,哪有让主人照顾的道理,一想到自己和主人的差距,影一的心中就涌起一股不服输的精神,心中暗暗发誓此后一定要勤练武功,做好一名合格的影卫,一个能保护主人的影卫。

        望着母亲院子中拥挤的人群,幽幽的黛眉皱的更紧了。

        “让开!”威严而清冷的声音,瞬间冻结了吵闹的人群。

        “大小姐!”所有仆从恭敬行礼,不自觉的为这位神秘的大小姐让开了一条道。

        母亲的房间内也挤满了人,服侍的丫头,父亲,二叔,爷爷,还有那位给自己看过病的刘大夫,也就是司徒府的专职大夫,不过此时刘大夫却是一脸苦色的站在一旁,一个身穿黑色锦袍的中年陌生人正坐在床边的圆凳上,一脸严肃的在为母亲把脉娱乐之启明星全文阅读

        “哎!大将军,赎卑职无能!”中年人叹息着站起身,对着一脸希冀的众人摇了摇头。

        “怎么会,王大人您可是最好的御医,怎么会!”司徒风受不了这个打击,高大的身子晃了晃,双眼通红。

        “风儿,哎!王御医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司徒烈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个,赎卑职学艺不精,实在是!”王御医一脸的愧疚之色。

        “王御医严重了,要是你都不行,恐怕着整个大汉也就没人能医治我这儿媳了!”司徒烈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卑职实在是惭愧啊,没能帮上忙!卑职刚刚给夫人服用了秘制的还魂丹,只能暂时吊着夫人一口气,各位要是还有什么要和夫人交代的,就赶紧吧!”王御医一脸愧疚。

        “这就已经很感谢了,听说王御医您这还魂丹炼制不易,有价无市,老夫这里也没什么好回报的了,只不过是些黄白之物,还请收下!”司徒烈挥手示意下人台上一口木质小箱子。

        “老将军说的哪里的话,老将军对在下有救命之恩,老夫只不过是做了自己该做的,这万万使不得,老夫无能,就先告辞了!”王御医匆匆拱手而去,一时间房间内充满了愁云惨雾。

        “大人,在下这就去为夫人熬制一些缓解的药!帮夫人减轻痛苦!”刘大夫也趁着这个机会告退,毕竟他在这里也帮不了什么忙,还不如出去给夫人开点调理的药物,至少能缓解夫人的病情。

        司徒烈无心理会,只是挥了挥手,刘大夫一声叹息,也走了出去。

        司徒风似乎瞬间苍老了,一脸深情的坐在床边静静的拉着昏迷不醒夫人的手,说不出一句话来。

        “风儿你!”司徒烈知道这个儿子对自己儿媳的感情有多深,一时间也默默无语起来。

        “大哥,是我对不起你!”司徒清的双眼泛起了水雾。

        “哼,真是你的好妻子,这次老夫必须给雅儿一个交代,你把人给我找来!”司徒烈火大的对着自己的二儿子怒道。

        “是父亲!”司徒清愧疚的就要离开房间,一转脸却是看见刚走进房间的幽幽。

        “幽幽,你,你看看你母亲吧!刚才大嫂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叫着你的名字!”司徒清说完便眼神坚定地走出了房间,这还是幽幽第一次从这位儒雅好脾气的二叔眼中看到了一抹决然,这让幽幽心中舒服不少,至少这时候二叔没有直接包庇那女人,看样子二叔是下定决心真要行动了。

        “这么多人都围在这里干什么,芸儿你留下,其他的都给我出去!”看着乱糟糟的房间幽幽的火大了,特别是听到刚才司徒清说的话,更是火大,有自己在怎么会让自己的母亲有事。

        大步流星的朝着母亲的床榻走去。

        “父亲你先让让,我为母亲看看!”幽幽倒是不客气,但司徒风似乎魔怔了一般紧紧的拉着白雅儿的手,就是不给一点反应。

        “风儿,让幽幽看看吧,也许!”会有奇迹,幽幽的话让司徒烈想起了自己这个孙女似乎还通医术,他可没忘记幽幽一个月前将他飘渺山庄内的灵草可是采了个精光,这要是说她一点都不懂,他自己第一个不信。

        司徒烈上前拍了拍司徒风的肩膀,司徒风却是突然疯了一般冲着司徒烈大喊起来。

        “你们都走开,谁也别想分开我和雅儿!”

        看着双眼充满血丝,神情恍惚的司徒风,司徒烈大惊,知道这恐怕是司徒风受不了打击,有走火入魔的趋势了,刚想上前制止,幽幽却是先一步一指点在了对方的侧颈之上,司徒风双眼圆瞪,咚的一声倒地了。

        “影一,将老爷扶下去休息!”幽幽黛眉微皱。

        没有任何言语,一直隐在暗处的影一,犹如影子一般突兀的出现,一手捞起司徒风便,再次消失在幽幽的眼前。

        司徒烈也没说什么,只是心中却是佩服自己这个孙女的果断。

        幽幽可不管司徒烈怎么想,现在什么事情也没有挽救白雅儿重要。

        双手轻轻的搭在对方的玉臂之上,一股宇宙之力温和的进入了对方的身体经脉。

        片刻后幽幽震惊了,原本她是知道自己母亲的身体孱弱,似乎能被一阵风吹到似的,但却没想到母亲体内的经脉竟然已经完全郁结,这似乎是当年残留下来的毒素已经和身体融合,也就是说毒已入骨,药石无医,最最危险的是,母亲似乎火气攻心,这样的状况要是放在常人身上,也只不过是上上火而已,可是却是母亲的身上,那就要命了,现在身体本就孱弱的她,怎么能气火攻心呢,这不是存心要母亲最后的意思心脉也彻底断裂,断绝了生机吗!

        幽幽想到这里一阵火大,到底是谁惹怒了一向性情温和的母亲呢。

        想到这里幽幽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从怀中取出一瓶药剂,将之缓缓灌进白雅儿的嘴中,对方皱着的眉头竟然奇异的舒展开了。

        幽幽放下母亲的手腕,帮她把被子掖好,缓缓站起,望着母亲平静的睡颜久久不语,原本只需要慢慢调理恢复的身体,这下彻底完蛋了,要是想要完全恢复,就是幽幽有着小白这只妖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想到母亲受的这些苦,幽幽就把背后出手之人恨在心中。

        “幽幽,你母亲怎么样了,你刚刚是不是给她服下了什么良药,你母亲是不是已经没事了!”看着白雅儿的脸色缓缓便好,司徒烈也松了口气。

        “想要恢复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只是暂时吊着母亲的最后一口真气,母亲的身子已经完全崩溃了!”幽幽摇了摇头。

        “那你是不是有办法!”司徒烈的眼睛亮了起来,既然幽幽说出了这话看来是有的救了,有的救就好啊,不然自己那个傻儿子还不得殉情啊!

        “办法嘛,我也只能试一试,看来我必须离家一趟了,母亲的经脉已经完全崩溃,就连骨子里也带着毒素,想要为母亲医治,那就必须找到元灵草,这种东西属于天才地宝,这平常药店是不可能找寻的到的!当然我走前会帮母亲把身体调理一番,不然恐怕母亲撑不到我找到灵草的那一天了!”幽幽黛眉微皱。

        “元灵草!”司徒烈活了这么大年龄还是第一次听说过这种灵草,有些不解。

        “幽幽你是一位医者,还是!”司徒烈第一次不确定了。

        “爷爷我可不是什么医者,你可以当我是一个药剂师!”幽幽摇了摇头。

        “药剂师?”司徒烈满眼的奇怪,着貌似星辰大陆没有这种职业吧!

        “或者你可以理解为炼丹师,不过我的炼丹术处于起步阶段,属于菜鸟!”幽幽耐心解释,心中想着接下来要给白雅儿应该配置些什么药剂,才能慢慢缓解白雅儿的身体状况。

        “炼丹师!”司徒烈一声惊呼。

        虽然他不懂什么是菜鸟,但这炼丹师可是了不起的职业啊,传说中炼丹师都是一脉相承,也就是说一个炼丹师一般只传自己的弟子,而这个弟子通常都是独苗,这也不是说他们矜持什么,而是炼丹师这项职业实在不是普通家族能供养的起的,要知道首先想要成为炼丹师,就必须要海量的灵草供应,炼制初级的丹药,还好说,大陆药店可以找的到,可是炼丹一般需要最普通的灵草都是千年以上的,这整个大陆所有的药店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上百之数,这还是最开始的,至于到了后来,万年灵草那更是寻不到影子啊重生之留名江湖

        这样让人咋舌的消耗,你说那个家族供应的起,就算供应起了,着人的天赋却是更重要的,很多炼丹师都终生被困在初级丹药之上不得寸进,一是因为灵草稀少,二是因为这炼丹师实在是太过稀少,传承到了现在很多上古的东西都已经消失了,根本就没法继续钻研下去。

        只有那些上古神秘家族,或是传说中的古老修炼门派,也是因为历史悠久,传承了下来,才会存在那么一两个,通常都是被当做国宝一般的供着的,而且着炼丹的水平貌似让人无奈,但即便是这样,这一类人依然是这个大陆上最为尊贵的职业者。

        至于说四大帝国,那是想都不要想,更何况是依附四大帝国生存的家族呢!

        而现在他的孙女,却是告诉他自己是一个炼丹师,这怎么不让他惊讶呢!

        “幽幽你老实告诉爷爷,你是不是拜了什么高人为师啊!”一直以来对自己孙女放养型的司徒烈突然觉得很有必要和自己的孙女谈一谈了。

        看着司徒烈惊讶的样子,和已经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小芸,幽幽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小错。

        “小芸,照顾好母亲,爷爷你跟我出来吧!让母亲好好休息!”

        幽幽神色威严的扫了一眼小芸,便带着一脸惊疑不定的司徒烈走出了房间。

        “啊!是,大小姐!”直到人都走出房间了小芸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行礼,但接着就是为自家夫人感到骄傲了,小姐可是一个炼丹师啊,这可是神人一般的存在,这下看谁还敢说自家小姐是傻子,哼!看看,就连王御医和刘大夫都搞不定的事情,我家小姐可都办到了,这炼丹师果然厉害。

        “爷爷,其实这些东西并不是什么人交给我的,我一出生脑子里就有了,只不过有些惊世骇俗所以,就没说!爷爷你不会把我当妖怪吧!”幽幽难得的调凯着。

        “怎么会,你当爷爷我是老古董啊,嘿嘿,我们司徒家好不容易出了一个炼丹师,谁敢来捣乱爷爷就和谁拼命!”司徒烈难看的脸,此时却是红光满面,看着自己的孙女那是越看越喜爱,真不愧是自己疼爱里十五年的孙女啊,一想到自己家族出了一个炼丹师,司徒烈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轻了,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幽幽啊!爷爷听说那些神奇的炼丹师,能炼制出一些直接让人等级提升的丹药,是不是真的啊!”司徒烈有些脸红,他可是被困在武神级别二十多年一点寸进都没有了。

        “恩,确实是有这样的丹药,不过这样的丹药却有很大的隐患,服用的这类丹药确实能瞬间提高自身的等级,不过却完全断绝了以后自身修炼提高等级的可能!”幽幽点头。

        “真有啊!”司徒烈的眼睛亮了,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只要能提升自己的实力,至于说那以后的事,说实话,他可真没想过,要知道着星辰大陆已经上千年没出现过武神之上的存在了,他怎么能不兴奋呢。

        “爷爷,我说了有弊端的,放心,以后我会慢慢帮你调理的经脉,以后进阶不是什么难事,至于你说的那丹药还是别想了,会断绝了你以后的修炼之路,再说有你孙女我在,你还怕升不了级嘛!”幽幽看着猴急的司徒烈有些好笑了。

        “真的!”司徒烈的眼睛瞬间亮了,一想到自己能在修炼的路上走得更远,就是一阵的心潮澎湃。

        “当然,爷爷你要知道武神只不过是修炼的开始,并不是结束,不!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就连开始也算不上!”幽幽一脸认真地道。

        “不会吧!老实说,幽幽你现在倒底达到什么程度了!”司徒烈是彻底被打击到了。

        “我也不像骗爷爷你,但现在说多了对爷爷你也没什么好处,反而会制约爷爷你的修炼,所以我只能告诉你,这星辰大陆上确实是没有什么人有资格让我出手,爷爷,你要知道星辰大陆实在是太小了,这个世界真的很大很大,我也只是一个刚刚起步的修炼者,我们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幽幽一脸神秘莫测。

        “说实话,要不是看着你出生,老头子我都会认为你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了!哈哈!幽幽啊,你真是一个小怪物啊!”司徒烈开着玩笑,实则是被今天幽幽所说的一切震撼了,但他却没想到自己所言竟然和事实不远了。

        “呵呵,爷爷这个世界很大,无奇不有,你就当我是带着传承投生的吧!”幽幽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丝微笑。

        “不过说老实话,幽幽你告诉爷爷,你是不是上面的神灵转世啊!”司徒烈半真半假的道。

        “爷爷,要知道所谓的神灵也只不过是修炼到了极致,在普通人眼中成了神一般的存在而已,所以爷爷不必很在意,修炼到一定程度,腾云驾雾,翻山倒海,斗转星移,甚至是控制时间的进退,这都是能实现的!而那些所谓长生不死的神灵也只不过是修炼到了一定程度,活的岁月会长久了些,在平常人眼中也就成了永生不死!”幽幽淡然的道。

        “哦,照你这么说神也是会陨落的!”司徒烈是彻底的好奇了,对于幽幽所说的神灵世界很是向往。

        “那是当然,所谓的神灵,也就是平凡人修炼成了大神通者,只要有人在的地方便会有争斗,那里的生死搏杀比这凡人界还要残酷,当然会陨落,即便是不死于搏杀,只要没有达到不朽的层次,那么寿命终将完结,一切还是回归于远点!”幽幽将小白讲述给她的事情一点点透露。

        这一老一小,就这般在司徒烈院子的大榕树下悠闲的喝着茶,谈论着修炼大道,至于刚才还一片愁云惨雾,在得知幽幽有办法医治白雅儿的时候,便已经消失无踪,至于幽幽当然只是点到为止,这普通星球之上更多的存在也只是挑选能将的和司徒烈聊聊。

        “幽幽你出生时便气象惊人,爷爷知道你是一只早晚要飞的凤凰,着小小的司徒家事困不住你的,不过爷爷还是希望你能将我们司徒家发扬光大,能恢复先祖当年的荣光!”司徒烈语重心长的道,对于幽幽的能力他是非常肯定的,虽然幽幽那一身的本领来的莫名,他却只当是神人来投生在他司徒家了,这是老天爷对司徒家的奖励。

        幽幽默默点头。

        “最好是能给我司徒家留下几个优秀的种子不是!”司徒烈一板正经的道。

        “噗!”幽幽一口茶对着司徒烈就喷了过来。

        司徒烈身子一移,一脸慈爱的埋怨道。

        “你这孩子,真是的,不就是成家吗,至于吗,再说你是我司徒家族的大小姐,当然是不能嫁人了,找几个上门女婿就成,只要你喜欢,看中了谁,爷爷都给你弄来如何!”司徒烈顽劣的眨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已经满脸抽搐的幽幽。

        “爷爷,难道大汉帝国的女人可以娶夫的吗!”幽幽奇怪了。

        “这个娶夫确实是凤天帝国的特权,不过,咱司徒家族是什么人,能和那些凡夫俗子相比嘛!再说你一个堂堂炼丹师,司徒家族的继承人,娶几个男人算什么大事,大惊小怪!其实这样的事情在各国都有过先例,并不是说所有的家族掌权人都是男人的,这女掌权也是不少的!比如!”

        接下来为了怂恿自己孙女娶夫,司徒烈那是不遗余力,将古往今来千古留名的所有女强人都数落了一个遍,最后搞得幽幽只能是落荒而逃!

        司徒烈笑眯眯的望着离去的幽幽,眼中露出了慈爱之色,接着便是燃起了熊熊烈火,多年被磨灭,几乎淡忘的修炼坚毅的性子,再次复燃,跟幽幽谈了这么长时间,他感觉到自己的眼界都长了不少,原来在这小小的星辰大陆之外的世界是那么精彩,他很想在有生之年走出去看看,不想成为这星辰大陆之上的井底之蛙,庸庸碌碌无为一生不如轰轰烈烈来一趟。

        虽然幽幽说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但他也知道外面的世界机遇却也更多!外面更加波澜壮阔的世界还等着他呢!

        一想到这里司徒烈便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多年憋闷在胸的一口郁气瞬间被释放了出来!

[键:←]|246 病危!|章节目录列表|没有了|[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