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无事不会三宝面
    宋端午到底是个没融入过上层社会的小刁民,当他一脸好奇加垂涎的围着那辆银灰色的跑车上下打量着的时候,本来天生雍容端庄的白娘娘也不免在心里小小的翻起了白眼。

    “跟你老子当年一样!”白娘娘在心里偷偷的想道。

    其实这不怪宋端午没见识,主要是在他那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山村里,进山出山尚且都要靠着原始的工具,若是夏天还好,可能身份尊贵还能坐上稍微现代化点的拖拉机,可一旦到了冬天,甭管你是多大的官多富的商,就算开着坦克来也得陷在雪地里,所以马爬犁或者狗爬犁就已然成为王牛乡白松屯不可或缺的重要交通工具,不过这在现代看似是一道独特风景线的东西,其中却包含了山里人太多的心酸。

    ‘要想富,先修路’不是没道理,若是连路都没有,那么只能贫困落后。

    所以当这辆银灰色的车停在宋端午的面前,可以让他真真切切的看个明白的时候,宋端午当然不会放过这等不要钱的机会,在他的观念里,只要不要钱不要命,什么都可以接触一些,这也是他在小山村里憋了许多个年头憋出来的毛病。

    宋端午不是没见过豪车,只是大多数都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那种望而兴叹,唯一一次接触的还是叫自己给亲手撞毁了,虽然过程刺激无比但事后宋端午也是心疼的要命,所以那次之后宋端午就暗暗发誓说再有这等机会那么他一定先要过足眼瘾再说。夜里也就罢了,可现在是在白天,当白娘娘驾驶着这辆看着都知道名贵的车出现的时候,宋端午当然更加不可能放过这个一饱眼福的机会了。

    男人天生都是爱车的动物。这话看似说的有些以偏概全,可是如果一旦哪个男人有了足够的资本和到了那等的年纪的时候,就会知道车这个东西是有多么巨大的吸引力了。车、妞、钱,是一个成功男人必备的三大要素,也是男人最好的玩具。

    如果说法拉利太过于细腻,兰博基尼则太粗狂,玛莎拉蒂更是太柔美的话,那么眼前这辆车无疑更符合宋端午的口味,尽管他在此生之年还没见过‘金牛’和‘三叉戟’,可是这仍旧不能妨碍他的品味。可能现在的宋端午尚且还不了解什么叫做英伦风格和绅士情怀,但是这字面上的东西却已然无法再遮掩品味的眼光和心灵的认可。

    宋端午足足围着这辆车转了三圈这才停下来,弄的一向最有耐性和素质的白娘娘都不禁对他颇有微词,可是这个犊子狠就狠在‘我自八风不动,我自心如磐石’的坚定心性,等到看够了,这才一脸掩饰不住的羡慕的说道:

    “白姨,这是啥牌子的车啊?商标看着熟悉,好像有个衣服也是这个牌子,还挺贵呢,叫啥飞驴还是猛牛来着?!”

    “啊?”白娘娘显然没有意识到宋端午的发散性思维可以散到都捡不起来的这种,她一边苦苦思索他想要表达什么一边揣测他的意思,直到当白娘娘真正联想到宋端午说的那个牌子的时候,这才哈哈笑了出来:“你说的是不是彪马啊?!”

    “对,就是那个什么彪悍的马!”宋端午一拍巴掌附和道:“白姨,你说这牌子的老板也真是,明明是个豹子,还要起个什么马啊牛啊的,是他智商不足呢还是咱不懂呢?真是!”

    白娘娘看着宋端午一副高谈阔论的表情又是一阵大笑,尽管她还闹不清楚宋端午到底是在装疯卖傻还是真的本性流露,反正凡事都喜欢往最坏打算的她还是极力的克制住了人类惯有的轻视毛病,因为在还没有弄清一个人真实的想法前,任何一个失当的举动或者心理都会使自己陷入被动的境地,这点白娘娘尤其清楚,也是一直时刻告诫自己的言语,更是她的准则,因为她曾经吃亏过,而那个让她吃亏吃到肠子悔青的男人,则正是眼前这个男人的父亲,所以尽管她一直在试图拿‘虎父犬子’这句话来安慰自己,可是令人沮丧的是,那仅仅是存在于字里行间的意思!

    有谁在现实中真正看到过老虎生下狗崽子这个事情?!显然没有!就像赵大师在小品中说狗只能生狗,而生不出跳蚤的道理一样。

    白娘娘梳理好了自己的情绪,恢复了往日的恬淡,她朝着宋端午一摆手,说了句“上车”后,就别无二话,显然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而宋端午这犊子倒也干脆,丝毫没有扭捏矫情的感觉,他小跑着从车屁股绕到了副驾驶席,稍微一迟疑便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而他之所以迟疑是原想坐到后排里,可是当他看到虽有四座可是仅有双门时,这种想法不禁便烟消云散了,一是他不知怎么去后排,二来也是不想出糗爬进去,所以也就索性的坐到了副驾驶席,尽管那夜给他心理造成的压力还没有完全消除,可是宋端午一坐进去便又产生了紧张又带着点些许兴奋的感觉,这次不同于那日,那天晚上坐进去是为了撒气,都来不及感受下豪车的舒适,而这次不一样了,他使劲儿的扭着屁股享受着座椅给他带来的快感,一副舒畅的表情。

    “嗯???还是没有小纤的肚皮舒服!”这是坐在车里的宋端午给出的第一个十分中肯的评价,虽说这是站在自我的立场,可如果说这暗自腹诽要是让白娘娘听到了,保不齐就会把这牲口给一脚踢出去!车子谁都有机会上去坐一下,可是像聂小纤那等尤物的肚皮,可不是谁都能趴的上去的。

    “去哪?白姨!”这是坐在车里的宋端午给出的第一句话,他下意识的紧紧拽住座椅,动作隐蔽的只有他自己知道,显然那夜刺激留下的后遗症。

    “去恒隆,给你换身皮!”白娘娘也不知心情好坏或者高低,竟然说出了‘皮’这个字,这在以往是不敢想象的。可见白潇湘如此疯狂显然是继承了母亲隐晦的一面。

    可是就在宋端午还没有做出任何表态的时候,这辆银灰色的车子就已然发动了出去,强烈的推背感使得宋端午再次感受到了那夜的惊慌,当他紧绷着神经和身体紧张兮兮的时候,却不料白娘娘说了句令他哭笑不得的话:

    “三猫,这是捷豹XKR5.0,可不是你说的什么彪悍马飞跃驴的,速度可不比你撞坏的那辆法拉利差。”

    一路疾驰,一路无话。

    坐在车上的宋端午终于了解到了什么叫驾驶的艺术。如果说白潇湘那种蛮横的横冲直撞是猛虎硬爬山式的强硬风格的话,那么白素贞的技术则叫宋端午见识到了开车的细腻程度,这条银灰色的捷豹在她的手里仿佛已经不是一块冰冷的铁皮,一旦行驶到了公路上后就好似一条银灰色的游鱼,在无数车辆中间流畅的穿插着,说它是见缝插针可能都不为过,这条速度看似并不快,可就因为手法老辣细腻的原因已超然于众车的‘游鱼’,与白娘娘的配合已达到极致后,当真如‘入十万车中如无物’般的境界。

    宋端午从来都没有见识过车竟然可以开成这个样子,甚至在玩游戏中宋端午都不敢超的车、不敢做的动作、不敢钻的缝隙,在白娘娘手中都已然变成了现实,这个从外形和气质上来讲比国母还要来的标准几分的女人,在某些事情上当真是能让一大票男人汗颜的。

    当心脏已如风中飘零的树叶一般的宋端午,看到恒隆广场的字眼的时候总算有了一丝安定的感觉,这时的他不禁为自己敢冒然上了这母女二人的车的想法感到了不可思议,如果说白潇湘的车技是直接考验人生命的强悍程度的话,那么白娘娘则是一次又一次的拨动你心底的那份脆弱的恐惧神经,这一个直接要人命一个直接让人疯的两个女人当真不愧是母女,在某些事情处理上虽手法不同,但结果却都大同小异。

    已经驶入停车区域的白娘娘小心驾驶着车子,就像她在大事上一贯的雷厉风行但在细节上却偏偏不愠不火一样,就在她正要驶入唯一的一个空闲车位的时候,突然从旁边杀出来一辆宝马730来硬生生的将车位抢了过去,动作粗鲁的差点造成了刮蹭事故。

    “靠!”宋端午看着那辆‘气势汹汹’的车不禁骂了句粗口,本以为对方会稍表歉意然后双方井水不犯河水,可是谁知那辆宝马730里的中年胖男人不但没有任何表示反倒在看到白素贞后,竟然扯起了一丝轻蔑并垂涎的表情?!这可是蹬鼻子上脸的做派了!

    “他妈的,给脸不要脸!”宋端午不悦的骂了句,可是就在还没有下文的时候,却被白娘娘止住了。

    “三猫,别跟这种人置气,不值得!”白娘娘轻笑着说道:“能开得起宝马七系的,大多有一定的背景,不过还是以富商居多,所以‘路不同不相与为谋’,一个车位而已,没必要!”

    正如白素贞在小事上的谨慎到不愠不火一样。

    可是就在宋端午好不容易的将肚中火气平复的时候,却不料嘴上说的漂亮的白娘娘做出了一个令他都感到又解气又诧异的行径???

[键:←]|第一百一十三章 苏卿晓梦迷蝴蝶|章节目录列表|没有了|[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