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各种卖萌……
        红豆和婵娟闻言,交换了一个眼神,二人都将鄙夷藏在心中,韩斌家的离开也有日子了,这段时间姑娘房里一直缺个人,府里三太太掌事,也权当不知道,别人更是问也不问,如今眼瞧着姑娘表现了,得势了,就巴巴的送人来,平时都装聋作哑的,这都什么人呐窃听人生最新章节

        不过心中的想法他们自然不会表现出来,二人客客气气的与周全家的寒暄了两句,婵娟便道:“周妈妈稍候,我这就去回了姑娘。”

        周妈妈笑吟吟的道:“有劳姑娘了。”

        “妈妈太客气了。”婵娟笑着进了屋。

        红豆瞧了眼周全家的身后那五名媳妇子,其中一个长相富态穿了墨绿色对襟长比甲的身形很是熟悉。

        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那媳妇子抬起头,与红豆的目光相对,随即惊讶的要说话。

        红豆连忙摇头制止了她的动作,转身进屋里去了。那名媳妇子也低下了头。两人的动作旁人都没有瞧见。

        屋里头,婵娟为阮筠婷披上一件淡青色的素缎褙子,将半干的长发放在衣裳外,低声道:“姑娘去瞧瞧吧,咱们犯不着跟自个儿置气,管他早来晚来的人,能伺候姑娘就是好的。”

        阮筠婷点头,这道理她哪里会不知?不过是今晚上老太太的那番训斥让她心情低落,到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

        红豆站在一旁,张了张口,欲言又止,为阮筠婷穿好了绣鞋,二人一左一右跟着他来到了院中。

        天色晚了,两盏大红灯笼被微风吹的摇晃星剑传全文阅读。烛火也是忽明忽暗,阮筠婷瞧了那五名媳妇子,向周全家的走去。

        周全家的见了阮筠婷,忙行礼道:“阮姑娘纳福!”借着灯笼的光,瞧见她那张难描难画的俏脸,周全家的满脸堆笑,“一年多没见。姑娘出落的越发水灵了。真是天仙下凡啊!”

        “周妈妈谬赞了。快请屋里坐。红豆,上好茶来。”

        “是。”

        阮筠婷做请的手势,将周全家的让到了正屋坐下,不多时红豆将上好的龙井茶端了进来,给周全家的和阮筠婷各斟了一杯。

        阮筠婷笑道:“妈妈辛苦了,喝点茶润润嗓子吧。”

        “多谢姑娘。”周全家的侧身坐着,小心的端着精致的五彩描祥云的茶杯。啜了一口,咂咂味儿,笑道:“果真是好茶,谢姑娘的赏了。”

        能得阮筠婷的礼待,已经是给了她极大的体面,她在外人面前也抬的起头。一盏茶的满足,远没有心理上的满足更让她欢喜。

        放下茶盏,周全家的道:“姑娘,老太太惦记着您屋里头短了人手,韩妈妈知会了我一声。我紧忙从新进来的一批媳妇子里头挑出了五个。这些或者厨下有两把刷子,或是针线做的好。都是手上有些本事的,这不,知道姑娘只有这会子得空,就给您把人送来了。”

        “劳周妈妈费心了。眼瞧着要落要了,还让您亲自走一趟。”阮筠婷笑着道谢,给婵娟使了个眼色。

        婵娟便从袖中拿出一个精致的荷包,里头是阮筠婷才刚放进去的一两银子。双手递给了周全家的。

        阮筠婷笑道:“我手拙。素来喜欢做针线可做出来的也不出色,这个小荷包给妈妈平日里把玩吧,您可别嫌弃。”

        周全家的捏了捏荷包里那块银子,欢喜的眼角都笑出了鱼尾纹,站起身给阮筠婷福了福:“哎呀,多谢姑娘,多谢姑娘。”

        这时候,红豆带着那五名媳妇子进了屋。阮筠婷瞧了瞧,几人都是三十出头的年纪,瞧着也都干干净净的,一一问了他们名字,又询问他们擅长什么。最后留下了一位长的富态,夫家姓赵的妇人,其余人都叫周全家的领回去了。

        屋里头没了别人,阮筠婷笑着话家常:“赵嫂子今年有三十岁了?”

        赵林木家的脸上发红,先看了红豆一眼,羞涩的道:“回姑娘的话,小妇人今年三十有一了,当家的在庄子上干活,家里头两个小子,一个十三,一个十一,如今也都在庄子里头帮忙呢。头些日子娘家姐姐说府里头缺人手,我便来了。”

        阮筠婷没有漏掉刚才赵林木家的的眼神,询问的看向红豆。

        红豆笑了:“姑娘就是聪明,奴婢才想跟您说呢,这位是我的小姨妈。”

        “是,我是小红,哦,不,是红豆他娘的小妹。”赵林木家的脸上通红,紧张的搓着手。

        阮筠婷惊讶的笑了:“想不到竟然一下子被我选中了一家人。红豆也真是的,既然赵嫂子是自己人,你该先知会我一声啊。”

        “回姑娘,您选人自然要选瞧着顺眼妥帖的,奴婢不敢胡乱搅合了姑娘的事。”

        阮筠婷闻言,暗赞红豆心思缜密,别的不说,若是她事先声张出来,外头的人少不得要说赵林木家的是靠关系才进了静思园,以后要受排挤的。而且如此也能在她面前表示忠心,将亲戚放在后一位,以她的想法为重。

        “这样就是说咱们是有缘分的。”阮筠婷站起身来拉着赵林木家的的双手,道:“赵嫂子,我的事或许你也有所了解,我今年十三,跟你家长子同年,其实若我娘还在,也就是你这个岁数,我瞧着你是亲切的。”语气一顿,又道:“你知道我为何留下你么?”

        赵林木家的害羞的摇摇头,只觉得自己的手在阮筠婷羊脂白玉一般细滑的手中一比,简直是太粗糙了。

        阮筠婷道:“不光是你厨下活计和针线功夫都优秀,更因为我瞧你是个实诚的人,说句实在话,将来我出阁的时候,屋里头带着走的,就是婵娟、红豆和你了。我身边要留靠得住的人,当然最重视人品。如今又得知你是红豆的姨妈,咱们的关系更近了,往后你在我这儿,与红豆也能有个照应。”

        赵林木家的闻言忙行礼,道:“我一定忠于姑娘,好生伺候姑娘。”

        “快起来,不要多礼了。咱们关起门来就是一家人。”阮筠婷拉过婵娟,道:“你和红豆去给赵嫂子安排屋子,缺了什么只管回了管事的去要。”

        红豆和婵娟行礼,拉着赵林木家的下去了。

        阮筠婷看着三人的背影,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才往里间走去。红豆的爹妈都在府里当差,是她静思园里唯一的家生子,她哪里能不调查清楚底细?头些日子府里来了新人,她已经从韩斌家的那里问明白了。赵林木和赵嫂子都是勤劳本分的人,两个儿子也都是机灵的,大儿子叫葫芦,现在正学木匠,二儿子叫板凳,却是个读书的好苗子,平日也在庄子里帮着做农活。红豆他们一家人,连同亲戚,都是本分的。留下赵林木家的,能给红豆做个伴,也免得用了别人下人之间还要勾心斗角的,不如这样来的好。

        次日清晨,阮筠婷用过了早饭便去松龄堂给老太太谢恩,想不到才到门前,就听见屋里一阵笑声。画眉为阮筠婷挑起门帘,道:“十二姑娘一早就来了。”

        阮筠婷心下了然,微笑颔首进了屋。此刻老太太正与二太太、徐凝巧和徐凝芳一同用早饭。也不知道徐凝芳说了什么逗乐子的话,惹得几人都笑了。

        “老祖宗。”阮筠婷给老太太行礼。

        老太太止住笑容,温和的道:“婷儿来啦,用了早饭不曾?”

        “回老祖宗,我才刚吃过了。您给安排的媳妇子手艺好,我多吃了一碗粥呢,多谢老祖宗。”说着又行礼。

        老太太笑道:“那是韩斌家的办事得力。”

        阮筠婷对韩斌家的一笑:“多谢韩妈妈。”

        韩斌家主动离开阮筠婷,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对阮筠婷也比从前要温柔热情的多:“姑娘哪儿的话,老奴就是按着老太太吩咐办事。才刚小厨房送来的一口酥,姑娘要不要再吃点儿?”

        她还记得自己爱吃小点心。阮筠婷感激一笑:“多谢韩妈妈,只不过时辰不早了。我得上学去,点心回来再吃吧。”

        老太太闻言,看向徐凝芳:“芳儿也该上学了,快跟你阮姐姐去。”

        徐凝芳放下筷子,甜甜的笑着:“是,老祖宗,芳儿晚上再来看您。”回身主动拉着阮筠婷的手,讨好的笑道:“阮姐姐,咱们走吧。”

        又是“卖萌”!阮筠婷心下厌恶的很,若不是人太多,她真想甩开她的手。不过徐凝芳能在老太太面前表演的如此投入,她哪里不能演?

        笑着点头,抬起手将徐凝芳耳边的碎发别再耳后,充足的表现了姊妹见的和睦亲情,拉着她离开了松龄堂。

        看着两人的背影,老太太满意的道:“芳儿虽说是庶出,可也是极懂事的,也难怪三太太喜欢她,将她认为亲生女儿了。府里姑娘们用度削减,芳儿还能跟她阮姐姐这样亲厚,难得啊。”

        徐凝巧闻言心里便是一跳,老太太什么事都知道,会不会也知道了她前些日子挑拨几人不理阮筠婷的事?不过徐凝巧也不后悔,阮筠婷是不错,哪里都好,可她错在不该让君召英喜欢上她……(未完待续)

[键:←]|第227228章 一鸣惊人|章节目录列表|第230章 贵客上门|[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