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箭在弦上
        却说董惜云这几天也并不曾闲着,碧草的丈夫蒋栋已经带着人到了京城,目前在外头找了地方暂住着,又因贺家虽获了罪,可她这个代皇后修行的少奶奶却并未受责,如今身边伺候的人手都是肃亲王府里派来的,对她都毕恭毕敬,也不曾想过约束她的行动,因此彼此联络起来并不难我的神之系统

        实际上他们已经议定了今晚一入夜便可行事,由蒋栋和他的人扮作流寇宵小,或许打听到这大宅子里早已没了人住,却不知道还藏着多少宝贝,便趁着夜色前来打劫,那几个临时抽派过来的家丁或有不敌或有惜命的,自然三下两下就被撂倒,结果本来就不剩什么的侯府里又被这帮土匪洗劫了一遍,而大少奶奶母子也被掳走。

        到时候坊间议论起来想必热闹,或有人说那群土匪在贺家没捞着什么宝贝,便见色起意掳走了修行的贺大奶奶也说不定携明全文阅读。一个弱质芊芊的女流和一个六岁的娃娃,这两个落入一帮杀人不眨眼的贼寇手里哪里还有活路,陈皇后那里想必也能想到这一层,就算派人搜寻也毫无头绪不知往哪儿找去,搜个几天下来一无所获想必也就罢了。

        而到时候他们再扮作殷实的普通商旅人家有家有口带着女人孩子穿州过省,官府巡捕的对象是流寇,自然想不到这上头来,因此反倒不怕。

        自觉此计天衣无缝,想着从明儿开始便从此天高海阔无拘无束了心里如何不兴奋,谁知忽听门子上有人来报。说有位姓沈的大夫在外头,说是府里早前定下的人参养荣丸不知还要不要了。

        沈慕时?

        董惜云一听见这姓沈的大夫,第一个便想到了他。

        心说终归是要走的人,多见一面又如何。便不肯见他,谁知瑜哥儿一听沈先生来了却高兴地窜了起来,一叠声叫那人快请去。跟着爬上罗汉床蹭到他母亲身边笑道:“孩儿上了学便再没见过先生了,心里倒怪想他的,母亲就请他进来坐坐嘛!”

        董惜云无奈地瞪了他一心,本想说非亲非故的你想他做什么?

        后一回想当初沈慕时倒没少偷偷摸摸帮着碧草给瑜哥儿看病送药,想必孩子肯亲近他,因此便也不曾说什么,不多时果然听见外头有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比之她这个母亲的忸怩矫情,小孩子却真诚开朗得许多,脆生生地喊了一声“沈先生!”便兴冲冲地跑了过去,沈慕时倒也不曾叫他失望,稳稳接着飞射过来的小肉球便高高举起干脆地转了好几个大圈儿。直到瑜哥儿求饶地高呼头晕了头晕了才肯笑呵呵地放他下来。

        “几个月不见哥儿长高也长壮了,我可吃不消了哦,咳咳咳……”

        沈慕时故作脱力地捶了捶心口哄瑜哥儿玩,董惜云见他分明脸不红气不喘的样子不由没好气地轻笑出声,沈慕时抱起孩子老大不客气地在一边坐下方似笑非笑斜睨着她道:“你这可算是搭理我了?好个待客之道么。”

        董惜云不理他,这时有丫头上来奉茶,她便叫她带瑜哥儿到院子里玩会儿去,瑜哥儿知道大人们有话要说当然不会赖着,可又舍不得沈慕时难得来一回。便拉着他的衣摆恋恋不舍道:“先生留下用午饭可好?瑜儿学了好些新诗,一直想着背给先生听来着。”

        沈慕时对着孩子倒是副有模有样谦谦君子的样子,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算是答应了,这里见孩子走了董惜云却板起了脸,“白眉赤眼的,谁说留你吃饭了?”

        沈慕时笑眯眯地不搭腔。端起茶杯才要送到嘴边,却被董惜云轻声制止了。

        “府里的好茶早被那帮人摸没了,这里留出来的能有什么好的。”

        说完少不得站起身来走到花架子边的书架上取过一只青花瓷的茶叶罐子,又亲手取了茶叶泡上滚水方送至他面前。

        沈慕时知道这是她自己日常喝的私活,轻易不会拿出来待客,忙双手接过,一时两人对坐无话,就这么各自吃茶枯坐了好一会儿,还是董惜云先耐不住起来。

        “说的什么人参养荣丸,这又是几时跟你定下的?你若强买强卖,我这里落魄潦倒的你也见了,恐怕是没银子给你。”

        沈慕时听她难得俏皮不由笑了,摇摇头从怀里摸出了一支藏青色的细颈瓷瓶置于案上,懒洋洋地擦了擦手。

        “哪里有什么人参养荣丸,催魂夺命丹倒有一颗。”

        待他细细说完娴儿去找他的经过,董惜云不由深深蹙起了娥眉。

        “你到底做了什么,叫她们那么恨,恨不能将你置之死地而后快?娴儿恨你或许因为嫉妒,那大太太呢?她可是一向疼你的。”

        原来娴儿唯恐沈慕时不敢为她办这要人性命的差使,便将王夫人也供了出来,拍着胸脯子保证此事一闹出来贺家绝不会有人追究。

        董惜云捏着帕子的手心有点儿微湿,自己略垂了一回头后方抬起眼反问他,“你为什么帮我?既然太太出面,想必给你的酬劳不薄,如今你对我说破,回头就不怕她们恼羞成怒将你也害了?”

        沈慕时被她问得微微一怔,脸上正经的神色却是转瞬即逝,很快又老大不正经地笑了起来,“我沈某人一向随心所欲无所不至,要猜我的心思可没这么容易。不过奶奶若心存感激以身相许,小可倒也不会拒绝就是。”

        说完一双眼睛还半真半假色迷迷地在董惜云身上上下游走了一番,董惜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握着那瓶子把玩许久忽抬起眼正色道:“若我死了,先生可否替我宽慰我老父母几句?舍弟年纪尚青,也托先生看着他些,莫叫他一时冲动走了歪路。”

        这话没头没脑说得沈慕时一时不知回她什么是好,却见她起身进了里间,不多时又捧着一副画轴走了出来。

        “前一阵儿府里来了位极有修为的老画师献了副画给我们太太,太太喜爱水墨不好工笔,因此便赏了我,我本是个俗人哪里懂得附庸风雅,不过我爹却极爱这些,如今我困在此地出行不易,便托先生再帮我一回,将此物交与家中老父吧。”

        说完便将画轴递到沈慕时手里,沈慕时摊开细看,只见画上画的像是一座人气兴旺的小镇,亭台楼阁、商铺街道、甚至行人商贩无不栩栩如生清晰可见。

        董惜云见他低头看画看得入神,心中迟疑再三方咬咬牙不经意道:“听说画的是那画师的故乡,叫个上水还是什么的,我也不曾记得真切。”

        沈慕时点点头,“是个好地方,你看这卖糖葫芦的小哥儿,脸上笑得多欢。”

        董惜云也不再多说,彼此又坐了一会子,沈慕时自然不会当真留下用饭,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董惜云的丈夫不在家,她一个单身少妇,家里若长时间留个男人做客想必不雅,因此便又和瑜哥儿说了几句笑话便自去了。

        娴儿等在他铺子里跟个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见他回来忙问他董惜云可吃下了,他无辜地睁着眼,“哪里有这么没见过世面的女人,别人才送上门,她就当着来人的面儿吃了?你放心吧,我照你的话说了,说是大太太早前在我那儿定下的,特特送给大奶奶补身的,想必今儿晚上临睡前她便会服下。”

        娴儿一听这话有道理,心里还不美滋滋的么,这一回办成了事儿,就算贺锦年不在家,自己也将再度成为王夫人的心腹,虽然贺家落魄了,可破船还有三斤钉呢,王夫人自有体己藏着,之前不还听见她悄悄跟崔姨娘说什么苏州的姜家还收着她三千两银子,若真山穷水尽可以派人去取云云。自己跟着她,总归饿不着便是了。

        见这会子铺头里没人便黏糊糊地缠着沈慕时发骚,“许了你的事儿我可不赖帐,这会儿就叫你尝尝甜头如何?”

        说完便凑上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待还要亲嘴时却被沈慕时避了开去。

        “也不看看在什么地方,若叫人撞见传出去,我还做不做生意?你先回去吧,等方便了我自然找你。”

        见她不情愿,沈慕时只好意思意思在她腰上捏了一把,“姨奶奶欠我的账难道我自己还会忘了不去收不成?如此活色生香,天底下哪儿有这样的傻子。”

        这话说得娴儿放了心,想想早些回去给王夫人邀功也好,便一步三回头地走了,沈慕时这会子空着便又将董惜云给的那幅画拿出来细看,虽不是她画的,可从她手里接过来的东西,却总有点儿舍不得这么快就送出去的意思。

        因此便随手收在抽屉里,想着在自己身边多放两日再送去孙家想必也无甚要紧的。

        谁知第二天一早,原来的南安侯府遭人洗劫、大奶奶和小少爷不知所踪的消息便到处都传开了。

        沈慕时当时正在细心教导新来的药童如何煎药,听见外头掌柜的和几个陪同病人来的家人们议论,险些一壶滚烫浇在手上。(未完待续)

[键:←]|第一百四十章 使坏2|章节目录列表|没有了|[键:→]